恰好的幸福 第十章
  晚间九点。
  方骥送她返回靳行云的住家外头,乐悠悠按了电铃,大门很快开启。
  靳行云早已候在客厅,刚才,他已经在窗边看见,送她回来的是方骥。他的火气为此狂窜,脸上蒙了层愠意。一整天的温柔心情,在此刻已消失无踪。  
  乐悠悠一踏人屋内,他便冷沉说道:“追到台北来了?方先生真有心。”
  他忍不住冷嘲热讽。记得筱淇说过,方骥待悠悠极好,方骥还不打算放弃吧?欲与他一较高下吗?他不安了,纵然早晨那份爱恋与肯定,让他确认他在她心中是重要的,但他不允许她心中有其他男人存在的丝毫可能。
  乐悠悠吃惊看着他,他知道她跟方骥吃饭?
  吞吐了下,她赶忙解释:“不是那样……”
  “看来,你太健忘,昨晚才刚答应的事情,马上就忘了。”妒意如火般燃烧着他,说出口的话便显得严苛了。
  他不是小心眼到这种程度的男人,只是,她曾经因为方骥而不愿意接受他的追求,方骥对他来说,是个威胁。
  “我本来要跟你说的!”乐悠悠觉得无辜。
  挂了方骥电话时,她本就要告诉靳行云。她愿意说明,就是心中坦荡,是他横着脸不让她说的,现在怎能怪她?
  “……”靳行云怒瞪着她。是他不要她交代的,没错!所以他理亏,但也不能证明,方骥对她没有企图。
  她既要挽回,既然再来找他,就不该给方骥任何机会。
  她不知道她摇摆不定的心思会害死人吗?他深受其害,任何会影响她的因素,他都要铲除。
  “还生气?”乐悠悠见他不说话,遂小声问起。她觉得自己真可怜,爱着一个人,就要这样小心伺候着吗?“我跟方骥没什么,以前是那么好的同学,以后会是很好的朋友,他最好人,真的!”
  好、好、好!他只听见她说方骥好。
  “那么好怎么不跟他在一起?何必回头找我?你真可笑!”靳行云冷哼一声,言语间的醋意十分浓厚。
  乐悠悠听着他的怒言怒语,心中一阵委屈。她真是活该放着方骥那种好男人不要、放着好日子不过,跑来爱他却要受他的气。她以为,早上在他眼中看到他对她的怜惜,足以让她相信,两人之间的爱情,开始绽放光明,岂知转眼间他又成为一头易怒的狮子,让她难以接近。
  如方骥所说,爱情真的没有道理可循。明明靳行云对她这样,她却还是爱他,好无奈,有时他真的很霸道不讲理。
  她很感叹地轻声说道:“如果没有你,我会跟他在一起。”  
  千不该、万不该,不该在这时候、在发怒的狮子面前老实。她这话,着实惹恼了他。
  靳行云更火了,他忿忿从鼻孑L出气,烦躁对她低吼:“你走!去跟他在一起,三心二意的女人,我受够你了!等你下辈子想清楚再来跟我说,现在——我不想看见你。”
  她该死的不知道,为她牵肠挂肚有多难受。他心疼着她,正想向她迎去,她却又开始让他怀疑;他不要这些可恨的情绪困扰着自己,他真苦恼于这让他又气又怜的女子。
  “你——”乐悠悠恼怒得说不出话。
  一次次看他脸色,现在又让他说这样的重话,她当然觉得生气。
  他撵她走,她就走!乐悠悠气得提着行李离去。
  但在乐悠悠走后,靳行云就后悔了……
  他为何要对自己那么没自信?为何要对她那样存疑?他想,他已经很爱她了,所以才会这般失控。
  但是,失控的后果要怎么收拾?
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
  “筱淇,是我。”靳行云拨了电话对靳筱淇求救。
  “哥?”靳筱淇轻轻喊了声。“什么事情?”
  他劈头就苦恼地说:“我把悠悠气跑了。”
  “气跑了?为什么?”靳筱淇呐呐问道。
  哥哥为另一个女人担忧着,她虽然听得不是滋味,但她告诉自己,收拾整顿内心是迟早的事情。
  所以!让她现在就开始学着……把他真正当一个哥哥看待吧!
  靳行云重重吁了口气。“我说了重话,她气得回高雄去了。”他将情况大致说了一次。
  “唉,你们还真是好事多磨耶!那你就迫来高雄啊!”靳筱淇苦笑,向来聪明的哥哥,好像变笨了?
  “不是追过去那么容易解决,也要她肯见我。告诉我,我该怎么做?”他的声音很疲惫,他辗转烦恼了好久,要怎么样才能让乐悠悠消气?
  两人的恋情好不容易见着一丝丝光明,却在他手上搞砸了。
  “唔……”靳筱淇沉吟,想了很久。
  “带把吉他去她家楼下唱‘月亮代表我的心’给她听,也许有用。”
  她记得悠悠曾经说过,铁石心肠听了那首歌也会软化。
  乐悠悠看似成熟,却有无可救药的浪漫弱点,每次看到电视剧中,男主角在女主角窗边弹吉他唱歌的老掉牙剧码,竟总大呼好浪漫。
  总之,用老套的方法取悦她准没错。稳重得几乎冷静的方骥,就是太过于一板一眼,所以一直征服不了乐悠悠的心。
  靳筱淇一直知道这一点,也隐约感觉乐悠悠与方骥在一起时并不开心,也未完全投入他们的爱情,但愿……靳行云能够让她快乐。
  靳行云发出不赞同的声音。“月亮代表我的心?很土耶!”
  靳筱淇回嘴。“很土?你不信这招有用?搞不好还可以顺便求婚哩!”
  他有点动心了,也许真采用这方法?
  “听起来太容易。”他还是有分迟疑。
  ?要有那种勇气可不容易。”靳筱淇窃笑。她很难想象,傲气十足的靳行云,要像傻瓜一般地在路边装浪漫。
  若不是亲眼目睹可能会让她暗暗伤心,要不,她实在很想见识一下、偷偷瞧他窘迫的模样。
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
  靳行云这才体会到,要有这种勇气,果然不太容易。
  隔天晚上,他已来到乐悠悠的住处楼下。
  她家楼下人来人往,要他站在这里弹吉他唱歌,着实没勇气!他宁可把她绑架到KTV,单独唱给她听。  
  好不容易在车上捱到人群少了一点,眼看着天色大黑,在路边弹吉他唱歌可能会遭人唾骂,他不得不硬着头皮,提早地的“表演”、
  背着吉他下车,他站在她家楼下的电线杆旁,拨通她的电话。
  “乐悠悠,我在楼下,你到阳台。”电话一通,他便直截了当命令。
  真是超级不可理喻的家伙,要她来就来、要她走就走啊?本来乐悠悠不愿意吭声,但仍拗不过自己的心意。
  “到阳台做什么?”她闷声问他。他追来了,她是稍稍降火了,仍有点赌气。 
  “我带了吉他,要唱歌给你听。”靳行云张望着周围,无奈地祈祷;好希望行人全部消失。
  “你带着把吉他,从台北来到这里唱歌给我.听?”她不由得跟他作确认,她有没有听错?
  她可是还在生气呢,不想看他耍宝。
  “对,你到阳台,听我唱歌。快点,等等时间太晚,你的邻居都要睡觉,我怕会被泼水,不能唱太久。”
  乐悠悠都还来不及说话,他就匆匆挂了电话。
  “呻!”看着话筒,乐悠悠嘀咕。她还是第一次见到,有人求和还这般催促?不能唱太久?要不要看时辰哪?
  队嘴考虑了下,她移步阳台。楼下,果然见他东张西望的身影。
  见到乐悠悠出现,靳行云紧张了起来。他紧张的原因不是她,而是她站定三楼阳台,代表他的表演就要开始了。
  他频频左右张望,看看附近有哪些人,但行人就是不可能因此清扬或消失,他只能认命。
  尊严一番拉锯后,他清’了清喉咙,随后,弦音响起——  
  “你问我爱你有多深,我爱你有几分?我的情也真,我的爱也真……”他唱着靳被琪提示的歌曲,脸色也略略涨红。真书,他觉得自弹自唱的自己像个白痴。
  乐悠悠忍俊不住,噗哧地笑出声。
  她不可思议地盯着楼下的他,渐渐地,随他一段段歌声,她的嘴角上扬。
  这应该是筱淇教他的吧?她无法想象他会做出这样的事!
  他真是乱白痴的,可是……她却乱感动的。
  “轻轻的一个吻,已经打动我的心,深深的一段情,教我思念到如今……”
  可能是唱着唱着,胆子大了,台风也渐稳。靳行云慢慢地开始不在平周遭的眼光,甚至,他看到乐悠悠家楼上,也出现了欣赏他的观众。
  “乐悠悠——原谅我——嫁给我一”他以两只手圈着嘴巴大声呐喊。靳筱淇说,使上这招还可以顺便求婚,他真的这么做了。
  “呀呼!呀呼!”掌声四起,观众们为他鼓掌。
  “啐,笨蛋!”她咬唇微笑,什么火气都没了!此刻,只觉得幸福。
  这——生,大概这当下是她最快乐的时候口巴?
  她没有回应,打算再让他受点罪,但她心里面很清楚地知道——她原谅他了,也愿意嫁给他。
  她没有反应,靳行云只好摸摸鼻子,继续弹琴唱歌,看来……他要把“月亮代表我的心”给唱烂,她才会放过他吧?  
  “你问我爱你有多深,我爱你有几分?我的情也真,我的爱也真,月亮代表我的心……”
  乐悠悠坐在摇椅上慢慢摇晃,合眼微笑,倾听他的歌曲。
  他讲话的声音略为低沉沙哑,歌声却是轻轻柔柔,深深的……打动她的心。
  轻轻的一个吻,已经打动我的心,深深的一段情,教我思念到如此。  
 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,我爱你有几分,你去想一想,你去看一看,月亮代表我的心……(词:孙仪。曲:汤尼。)
  靳行云那温柔的歌声,在夜晚的街灯下,不断回荡……回荡…… 
  一全书完一
  编注:
  ·欲知向沧海与艾桑恬的爱情故事,请看“宝贝别哭”。
  ·欲知穆清风与元明月的爱情故事,请看“来追我吧”。
  ·欲知毕逍遥与陶喜悦的爱情故事,请看“小姐别闹了”。
豆豆网官方网址01:vcsharp.com ;  02:www.dd234.net ;  03:www.ddkanshu.com
豆豆书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书库 - 豆豆精品言情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