鱼人 鱼人6
  一年很快就过去,那一天晚上,是他们上这个荒岛之后的一周年纪念日,在朝阳初升之际,就看到远远有一条快船,驶了过来。范先生他们知道,那个总管来了,他们早已约好的,范先生准备带者都连加农,去出席这一年的非人协会的年会了。“
  快船渐渐驶近,范先生站在岸边,都连加农早就游了出去,阿里站在一只大海龟的背上,在近岸处载沉载浮,这一年来,阿里已经由一个羞怯,恐惧,几乎什么也不懂的野人,变成了一个开朗,快乐的少女,她的大眼睛,看来也格外地明亮,她站在大龟的背上,向游近快船的都连加农招着手,发出嘹亮动听的笑声。
  范先主看着都连加农上了船,也看到总管在和他握手,范先生长长地吁了一口气,这一年多来,从开始寻找都连加农开始,一直到现在,可以和他一起离开这荒岛为止,这一段经历,他自信另外5位非人协会的会员,必然会替他高兴,认为是非人协会会史上极其光彩的一页。
  快船渐渐驶近,在接近那只大海龟之际,都连加农伸手将阿里也拉上了赐,可是到了快船靠岩的时候,范先生却怔呆了片刻。
  因为他看到,站在船头的总管,脸色显得很阴沉。
  这是不应该有的事,可是当总管上了岸之后,范先生已经肯定,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!
  总管踏着沙滩,走向范先生,在他踏到沙下藏有蛤蚌的所在,一股一股细小的海水,自沙下射了出来,他来到了范先生的身前,第一句话是:“范先生,今年的年会,取消了!”
  范先生“哦”地一声,那对他来说,是极度的意外,简直是不可能的事。
  非人协会没有取消年会的纪录,除非有一半以上的会员,因故不能参加,然而,有那种情形,又是绝不可能发生的,因为非人协会的每一个会员,都是极度了不起的人物,就算一个两个有要务缠身,也不致于半数以上,全抽不出空来。
  范先生立时道:“为什么?”
  总管的声音很低沉,说道:“战争扩大了。”

  范先生挺了挺身子,是的,战争,他想。他对于战争的消息,并不是全不知道,但是也不知道得大多,他有一具收音机,可是他替范先生和阿里所编排的教育课程,十分紧凑,井没有多余的时间,因此他不知道战争详细的发展情形。
  他吸了一口气,道:“德国已经在欧洲取得了很大的优势,是不是?我们的会址不见得会有影响吧,瑞士是永久中立国!”
  总管点着头,道:”是,不过,所有的会员,都有要务在身,他们要尽自己所能,反抗法西斯。”
  范先生皱了皱眉,总管又道:“我在出发之前,接到了他们的通讯,他们既然全不能参加年会、年会当然取消了,这是我的决定。”
  范先生对总管的决定,并没有什么异议,总管又道:“还有一件事,英国海军部大臣,有紧急公文给你,公文是送到会所来的。”
  范先生对这一点,也不觉得意外,非人协会的6个会员,只怕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天,会逗留在世界的哪一个角落里,在瑞士的非人协会会所,是他们的永久通讯地址。
  总管一面说,一面取出了一个密封的牛皮纸袋来,交给了范先生。
  范先生接过了纸袋、向站在一旁的阿里和都连加农望了一眼:道:“请你们一起进来,慢慢地谈。”
  总管一面跟在范先生后面,一面用一种很不满意的语气道:“范先生,我不知道你和英国的海军部有联络,我一直以为非人协会的会员,行动全是独立的,不受任何限制的!”
  范先生转过头来,笑了一下,道:“我曾经在英国海军服役,这就是我为什么来到印度的原因,事实上,我和英国的海军部没有联系,我也不知道这封公文的内容讲些什么!”
  他们已经进了小茅屋,经过一年的整顿,小茅屋已经变得相当舒服,范先生坐了下来,拆开了封袋,取出了公文,细细看着。
  足足有10分钟之久,小茅屋中,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,然后、才听得范先生咳嗽了一声,说道:’英国远东舰队司令官,向海军部推荐我,要我设法筹划,领导同盟国的海军部队,在远东对抗日本海军。”
  总管的反应很沉着,道:“你答应么?”
  范先生将公文顺手递给了总管,道:“当然答应!”
  总管没有什么表示,只是向都连加农和阿里望了一眼,范先生已经立即有了决定,道:“决管,请你带阿里到加尔各答去,我留着都连加农帮手。”
  总管点着头,都连加农和阿里,立时拥抱在一起。
  范先主在小茅屋中来回踱着步,事情就这样决定下来,他们放弃了“鱼人号”,当天就上了总管驶来的那条快船。第二天中午,当他们还在海中航行,离目的地还有一天的航程之际,就在收音机中,听到了日本海空军,偷袭珍珠港的消息。
  战争迅速扩大,毫无疑问,那是又一次的世界大战。
  英国远东舰队的主力舰上,每一个官兵的神情,都是紧张而又严肃,又带着几分焦急,日本海军看来着着进迫,消息传出来,日本的主力舰,根据情报显示,性能最佳的是“大和舰”,那简直不是同盟国的海军所能抵御的一个大怪物!
  范先生在这艘英国的主力舰上,和英国远东舰队的司令官,杰勿生海军中将会面,他是带着都连加农一起去的,都连加农在过去的一年之中,虽然已经学会了很多东西,可是有两样,他和常人还是有区别的,第一,他不习惯多衣服,只穿着一条短裤,宁愿让他黝黑,光滑的皮肤,裸露在外。
  第二,由于他畸形的大脚,他根本没有法子穿鞋子。
  舰上的官兵、早已经列队在甲板上相迎,仪式肃穆,礼炮高鸣,司令官先陪着范先生在甲板上检阅官兵,可是这样隆重的场合之中,都连加农一直跟在范先生的身边,步履不稳,大脚板踏下去,发出“拍拍”的声响,实在是太不调和了,几乎使得这检阅的官兵,列不成队形,杰勿生中将也连连皱眉。
  不过中将还是忍了下来,中将知道范先生的为人,他知道,范先生既然带这个怪模怪样,行动笨拙的人一起来,那自然是有一定的理由。
  好不容易仪式完毕,进了司令官的办公室,另外两个高级参谋早已在恭侯,中将推开了远东地区敌我双方的海军形势地图,向范先生解释着目前的形势,范先生用心听着,都连加农显得坐立不安。
  等到中将说完,两位高级参谋又补充了一下,范先生道:“中将,我所能做的、只是尽量使这位都连加农先生,发挥他个人作用!”
  中将和两个高级参谋,向坐在一旁的都连加农望了一眼,从他们的神情看来,显然绝不明白范先生那样说,是什么意思。
  过了片刻,一个参谋才道:“范先生,你的意思是,组织一个少数人的突击队?”
  范先生道:“一个人的突击队!”他指着都连加农,道:“就是他一人!”
  中将的神情变得很难看,范先生已站了起来,指着地图上的一个红圈,道:“这里,根据情报,有一艘日本潜艇潜伏着,是不是?”
  中将点着头,脸色仍然很难看。
  范先生却继续问下去,不理会中将的口唇掀动,想发出问题,又道:“情报的来源是不是可靠?”
  一个参谋道:“可靠,我们曾经截获过这艘潜艇和日本海军大本营之间的密码通讯。”
  范先生又道:“既然已经肯定了,而仍然由得这艘潜艇存在,是为什么?”
  中将叹了一声,道:“我们只发现了这里的一艘,根据普通的常识,绝不会只有单独一艘潜艇在这里活动,这可能是一个陷阶,引诱我们去消灭这艘潜艇,而其它隐伏着的,还不为我们所知的潜艇,就可以袭击我们的舰队,使我们蒙受极大的损失”
  范先生一面点着头,一面向都连加农道:“你听明白了没有?”
  都连加农道:”明白。”
  接着问道:“什么叫潜艇?”
  范先生道:“一种能潜进水中去的船,可以在水底下,攻击水面上的船!”
  范先生和都连加农,一本正经地在作这样的回答,在一旁的一个海军中将,和两个军上校参谋,脸上表情的那份难看,真是难以形容。
  杰勿生中将压低了声音,说道:“范先生,你——”
  范先生已挥着手,道:“现在我不能向你解释,要等事情有了结果,你才会相信我的话,现在我只有要求一艘小快艇,任务是查明这艘潜伏的潜艇,是不是还有同伙,并且尽可能的毁灭它们!”
  三位高级海军人员,一起尖声叫了起来:“凭什么?”
  范先生镇定地拍着都连加农的肩头,道:”凭他!”
  中将叹了一口气,两位高级参谋扭动着手指,办公室中的沉默,很令人难堪,都连加农忽然道:“范先生,他们为什么不相信我?”
  范先生道:“不能怪他们,事实上,如果我处在他们的地位,也一样不会相信!”
  中将的神情,是明显极度无可奈何的,他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好吧,给这位年轻人一艘快艇!”
  范先生向都连加农作了一个手势,都连加农跟着一位高级参谋,走了出去。
  办公室的门关上,范先生的神情变得极其严肃,道:“中将,即将发生的事,我要求你保持极度的秘密,而且不要向我询问一一问了我也不会回答你!”
  中将苦笑,道:“怪谁呢?谁叫我自己向海军部推荐你?——”
  范先生笑了起来,中将的疑惑,他是可以想象得到的,谁又能想得到,有一个人,能够在海中生活,而且,可以指挥海中的生物?
  范先生伸了一个懒腰,从办公室的窗口看望出去,他已经可以看到,都连加农已经独自一个人,驾着一艘快艇,以极高的速度,向外驶了出去,很快地就驶出了海军基地所在港口。
  范先生也不知道都连加农准备用什么法子对付潜艇,可是他却可以肯定,都连加农一定会有办法的。
  他又伸了一个懒腰,才道:“我要休息一会!”
  中将道:“已经替你准备了船舱,你有什么要求,我立即可以照办!”
  范先生笑着,离开了办公室,他在休息之际,并不知道中将立时在办公室中,召开一个紧急军事会议。
  在这个紧急军事会议中所讨论的,是这个被范先生叫着都连加农的怪人,究竟是去干什么?
  可是会议却并没有结果,雷达控制宫说,雷达只推测到,快艇向已知潜艇的潜伏区驶去,已经超出了雷达侦测的范围,而中将又不能命令跟踪,因为在看来辽阔,平静的海面之上,实在是处处充满了危机,他绝不能够轻举妄动,他只好以极遗憾的口吻道:“这位年轻人可能要无辜牺牲了!”
  第二天,范先生整天都在寝睡,中将也不去打扰他,预计要牺牲的年轻人也没有回来。
  第三天,中将正在办公室,突然一个军官奔了进来,有点气喘,道:“报告司令官,那青年人回来了!”
  中将呆了一呆,看那军官的神情,十分古怪,瞪了那军官一眼,军官忙又道:“他是游水回来的!”
  中将想申斥军官几句,可是甲板上传来的欢呼声,令中将向窗外望去,这时,他看到停泊在海面上所有的舰只,甲板上全是欢呼着的海军官兵。
  而在海面上,四条快艇,正在护送着一个迅速游过来的人,就是那个怪青年。
  中将怔怔地呆望着窗外之状况,范先生已经出现在办公室的门口,说道:“我想他已经成功了!”
  中将陡地坐了下来,一时之间,他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事实上,他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那个怪青年,在水中向前游来,简直不像是一个人,十足是一条鱼!
  湿淋淋的都连加农,在几个军官的拥簇下,·来到了司令官的办公室门口,范先生向中将望了一眼,然后问道:“怎么样?”
  都连加农的神情很忧,道:“不好,情形很不好。”
  范先生和中将呆了一呆,都连加农没头没脑讲了这样一句活,他们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。但是,都连加农脸上那种不快的神情是可以看得出来的。他非但不快乐,简直是充满了忧郁!
  中将和范先生互望了一眼,中将忙道:“有没有发现日本潜艇?”
  都连加农却不出声,他只是抱怨似地,望了范先生一眼,就自顾自地走了开去。
  那些将他拥簇而来的军官,看到了这种情形,也不禁呆了半晌,都连加农的任务是什么,虽然没有正式传达,但是暗底里,人人都在谈论这件事。所以,当都连加农出现的时候,所有的海军官兵,都当成是头等的大事,一起用欢呼来迎接他。
  但是,情形究竟是怎样了呢?
  情形究竟怎样,一直未能从都连加农口中间出来。都连加农在走开之后,范先生就跟着他,一起来到了船舱之中。
  在船舱内,不论范先生说什么,都连加农一直都没有开口,而且一直维持着他那副忧郁的神憎。
  一直到当天晚上,事情究竟是怎样的,才算是弄清楚了,那是情报人员截听到日本海军基地,致海军大将的最紧急报告,报告有3艘隐秘的日本潜艇,突然联络中断,情形不明,报告还肯定地指出,敌方绝未派遣海军舰只,对付这3艘潜艇。
  当中将和范先生一起研究这个情报之际,中将问道:“这代表什么?”
  范先生道:“毫无疑问都连加农已经完成了他的任务,他成功了!”
  中将吸了一口气,道:“可是他为什么说憎形不好?是不是还有更多的潜艇?”
  范先生也觉得都连加农的态度,十分难以解释;他们作了种种假设,都觉得难以成立。
  接下来的几天中,都连加农仍然一句话也没有说过,可是那三艘日本潜艇,已被消灭,那是没有疑问的了,情报人员又截到了密电,是日本大本营询问盟军方面是不是发明了对付潜艇的最新武器!
  都连加农不说话,范先生也不勉强他,只是一直陪着他,一直到了第5天早上,都连加农和范先生,一起在甲板上,望着初升的朝阳,都连加农才突然说道:“范先生,让我回去吧!”
  范先生等他开口,已经足足等了5天,这时候,他听得都连加农一开口,就提出了这样的要求,也并不觉得奇怪,因为他早就看出,都连加农在这几天之中,神态恍惚,他显然是在考虑一个严重的问题,而这时侯,他讲了这样的一句话,那就证明,这是他经过几天考虑下来的结果。
  范先生望着他,道:“如果你一定要回去,我也不勉强,不过,为什么?”
  都连加农的大脚板,在甲板上敲着,发出“拍后”的声响,他道:“情形很不好!”
  还是那句令人难以明白的话,如果那是都连加农最后的回答,这个谜团,可能永远也解不开了。
  范先生想了一想,道:“我有点不明白,你所指的情形不好,是什么意思。”
  都这加农叹了一声,扳着手指,像是在数着数目,过了足足有2分钟之久,他才道:“范先生,上次我在海底,一共有3艘潜艇。”
  范先生说道:“我们已经知道了,日本海军方面,一直不知道这3艘隐藏得如此秘密的潜艇是如何被消灭的,你做了一件很成功的事!”
  都连加农扬着头,讲的还是那句话,道:“情形很不好,那3艘潜艇之中,一共有78个人!”
  范先生陡地一怔,他有点明白了!
  他望着都连加农,一时之间,讲不出话来。尤其是都连加农在这5天来,几乎没有改变过的忧郁的神情,使得他心中,感到了一阵内疚!他之所以知道,有都连加农这样的一个人存在,而立下决心要去找这样的一个人,是因为都连加农在暴风雨的海面之上,救了一艘渔船。都连加农可能不止一次,在极度危险的情形之下救过遇险的人,他一直在海里救人的,而这一次,却负担起杀人的任务!
  3艘潜艇被毁,上面的78个日本海军,自然全都死了。这就是都连加农口中的“情形不好”!
  一时之间,范先生实在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开口才好!战争本来就是杀人,这一点,都连加农或者会明白,但如何叫他明白,消灭敌军,是正义的杀人呢?
  都连加农是一个心地十分良善的人,他对于人间的一切,所知的还太少,虽然他曾在范先生那里,接受了一年的教育,但是如果说,在这一年之中,他就能够明白战争的意义,那是不可能的事!
  都连加农望着范先生,过了好一会,范先生才道:“是的,杀了人,情形很不好!”
  都连加农如释重负地点着头。
  范先生想了一想,他说得很谨慎,道:“杀害生命这件事、在世界上,每分每秒都在进行,你生活在海洋里,难道海洋没有杀害生命的事件么?”
  都连加农的回答极其简单,他只说了一个字,道:“有!”
  范先生松了一口气道:“这就是了一一”
  他本来还有一大篇话,要告诉都连加农,告诉他战争之不可避免,和谁先发动战争这些道理的,可是他才讲了4个字,都连加农就打断了他的话头。
  都连加农道:“范先生,你教过我,人类是地球上最聪明,最具灵性的动物,如果是这样,那就绝不应该自相残害,要是也自相残害,那么和海洋中的鱼类,又有什么不同?”
  都连加农接着道:”在海中,大鱼吞吃小鱼,是为了如果大鱼不吃小鱼。就会饿死,可是人杀人,却是为了什么?人是不吃人的,为什么要杀人?”
  “人是不吃人的,为什么要杀人?”这听来是一个十分幼稚的问题,可是,这也是一个没有人能够回答出来的问题!
  范先生只好苦笑了起来。
  都连加农有点不好意思地,但他显然不懂得什么叫虚伪和顾忌,所以他还是讲了出来,话说得十分直率,他道:“范先生,我想你说得不对,人及不上鱼,没有鱼那样有灵性!”
  范先生连声苦笑,他像是自言自语:“对,人不如鱼,人是最愚蠢的,不但愚蠢,而且是最卑鄙,世界上没一种动物,像人那么卑鄙!”
  都连加农可能不是十分明白,“卑鄙”一词的含义,但是范先生已经同意了他的见解,这一点,他却是可以看得出来的。所以,他显得很高兴:“范先生,你也不要和人在一起了,跟我一起走吧!”
  范先生将手按在他的肩上,呆了半晌。
  都连加农很兴奋,道:”我喜欢和你在一起,你,阿里,和我,我们可以在一起,在海中生活,一定比现在来得好,是不是?”
  范先生不禁有点啼笑旨非,他费了那么多的时间,准备将都连加农,拉回到人的社会中来,可是如今,看来他反倒要被都连加农,拉回海洋去了!
  范先生使劲地摇了摇头,又呆了片刻,才用十分诚恳的语气道:“都连加农,你知道的还太少,让我来详细告诉你,为什么我们要去杀人。首先,战争是由被你所杀的那些人发动的——”
  从这一点开始,范先生足足花了10天的时间,向都连加农讲解侵略战争和反侵略战争之间的分别,这对于都连加农来说,无疑一件难了解的事情,但是他还是极用心地听着。
  一直到了都连加农可以弄清楚其中的道理了,他才叹了一口气,道:“范先生,你的意思我明白了,我杀了78个人,至少有780个人是被我救回来的?”
  范先生总算吁了口气道:“或者更多!”
  都连加农侧着头,道:“可是,日本人,德国人,他们为什么要发动战争呢?”
  范先生道:“这太难解释了,有一些人,是好战的,或者说,好战是人的天性,而在这些人的身上,特别明显地表露出来——”
  都连加农又间道:“就算这个人喜欢战争,为什么又会有那么多人跟着他们去打仗?”
  范先生真正回答不出了,一场战争结束,往往归罪于几个或几十个“战争贩子”,但是,如果没有成千上万的士兵去替这些战犯打仗,几个战犯,又如何打得起来?都连加农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道:“这就对了,鱼是比人要聪明得多,知道生命的价值,我们为什么不远离人类,去参加鱼的生活?”
  在10天之前,都连加农提出这个提议来之际,范先生还根本不作考虑,以为他自己可以说服都连如农,可是这时,他却觉得问题相当严重了。
  都连加农的结论,是无法辩驳的,事实上,那根本是他自己的结论,而并不是都连加农的结论。
  根据他自己的结论,他就应该跟着都连加农走,到海洋去,和鱼生活在一起!
  范先生又呆了半晌,都连加农道:“我知道,你不肯和我一起去的,因为你和人在一起太久了!”
  范先生摊了摊手,他无法不承认,都连加农的话是对的,而且,他也看得出,都连加农的心意,十分坚决,更令得他为难的是,他想不出用什么更好的理由来,阻止都连加农回去。他只好道:“我已经和你讲得很明白了。这里十分需要你,而凭你的本事,可以救很多人,如果你一定不愿意,我也没有办法!”
  都连加农带着无可奈甸的笑容。道:“如果只是救很多人,我一定会留下来,可是事实上,我却先要杀很多人,这情形实在不好。”
  范先生在刹那间,只觉得十分疲倦,他用手在脸上重重地抚摸着,神情黯然,道:“那么,只好再见了,我安排你先去见阿里!”
  都连加农很高兴,道:“谢谢你,范先生,请你原谅我,我一直是喜欢大海的!”
  范先生手按在都连加农的肩上,好一会,他才道:“当然,我不会勉强你的!”
  他转身走了开去,当他回头看都连加农的时候,只见他望着大海,也不知道是海水的反映,还是他脸上自然发出来的,使人感到他的脸上,充满了异样的光采。
  范先生回到舱中,中将来到了他的身边,道:“刚才接到情报说,日本潜艇的增援部队来了,你那位年轻朋友——”
  中将的活没有讲完。范先生就摇头道:“别再提了,他对于战争,对于人类的看法,比你我全都透彻很多!”
  中将感到有卢疑惑,范先生将都连加农的话,转述了一遍,中将呆了半晌,才道:“那么,你呢?不见得你也受了他这套反战理论的影响,不肯留下来帮我忙了吧?”
  范先生道:“当然不会,不过我本来不是海军的人,留下来,不见得会有多大作用!”
  中将现出极其遗憾的神色来,和范先生握着手。
  范先生和都连加农,甚至没有等到午餐,就离开了这个海军基地。
  离开了海军基地之后,范先生陪着都连加农,找到了阿里,阿里也正为文明社会的生活而苦恼,看到了都连加农,极其高兴,虽然阿里并不像是都连加农一样,适合在海中生活,可是她宁愿在荒岛上过日子,也不愿意住在繁华的都市之中。
  范先生买了一艘很精良的小船,送给了都连加农。
  一个星期之后,在都连加农已经学会了驾驶那只船之后,傍晚时分,在码头上,范先生和都连加农、阿里挥手道别,范先生一直站到天黑,事实上,那艘船早已连影子也看不见。尾声
  在都连加农走了之后,范先生第二天,也就离开了印度,在世界各地到处游历,一直到了第二年,非人协会的年会又到期召开之前,他才来到了瑞士。
  那时,第二次世界大战已经如火如荼地展开,各地的战争,都十分地吃紧,连永久中立的瑞士,也受到了影响,不过,非人协会的那一座古堡,却还是十分幽静,就像是世外桃源一样。
  范先生来到的时候,已经有3个会员已到达,到了正式会期的前一晚上,另外两个会员也赶到,在会期的前一天晚上,照例,他们享受着由总管安排的,极其丰富的晚餐,但也照例不谈会务。
  第二天早上,6个会员,全以十分严肃的神态,走进了会议室。
  这间会议室,也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奇特的会议室了,四面墙壁上的装饰品,全是世上最罕见的东西,也无法一一列举,当他们全坐下来之后,范先生首先发言,道:“我找到了一个新的会员!”
  范先生的话,使得与会的其他5个会员,都感到一阵惊诧,尤其是范先生在讲了那一句话之后。其中的一个会员——一个又高又瘦,坐在那里,看起来比普通人站着还要高,约莫40来岁的中年人,忍不住问道:“范,你找到的那位新会员,是一个隐形的人?”
  那会员这样问,是有道理的,因为照非人协会的会章,新会员必需全体会员同意,介绍入会者,必需将新会员带来,让所有的会员看过。而这时候,范先生却只是一个人,并没有任何人和他在一起。
  但是范先生却全然不理会那个会员的活,只是道:“这个新会员,是印度南端,一个小渔村出世的,他的名字叫都连加农——”
  接着,范先生便详详细细他讲都连加农的身世,讲他如何发现都连加农,以及与他成为朋友的经过。
  当他叙述的时候,完全没有人打岔,范先生这一番叙述,足足花了2小时才讲完。
  当他讲完之后,会议室中,是一片静寂,完全没有人发表意见。
  过了好一会,范先生才道:“你们同意不同意他加入非人协会?”
  范先生的话,仍然没有人回答,又过了好一会,还是那个瘦个子道:“他人呢?你为什么不带他来和我们见见面——当然,我绝对相信你的话。”
  范先生又将都连加农要回到海洋去的经过,讲了一遍,道:“我觉得我没有理由阻止他,事实上,和鱼生活在一起,是比和人生活在一起好得多。”
  几个会员一起叹了一声,一个身形臃肿的会员道:“范,你的话,总算解了我一个谜!”
  所有人都向这个会员望过去,这个会员道:“去年,我曾经有机会接触过日本的一个高级情报官,那高级情报官坚持说,盟军方面已经发明了一种极其厉害的武器,因为他说,有3艘最先进的潜艇,在印度洋之中,突然失去了联络,就此失踪,官兵一共是78人,没有一个生还,也没有发现任何受攻击线索!”
  范先生叹了一口气,道:”这就是都连加农唯一的一次任务的结果了!”
  另一个会员道:“他是用什么方法对付了那3艘装备精良的潜艇的?”
  范先生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,我猜想是许多条大章鱼,将潜艇送进了深不可测的海底沟壑之中,但那只不过是我的猜想而已。”
  瘦长的会员想了片刻,道:“我们没有看到这个人,但是他有足够资格。成为非人协会的会员,不过,他自己是不是同意呢?”
  范先生忙道:”当然会同意,等到战争结束之后,我们可以一起到海上去找他!”
  臃肿的会员说;“好的,我们接纳都连加农为新会员,不过,这无论如何是破例的!”
  (全篇完)
 

言情推荐: 《重生农家女》 《冷面老公爱上我》 《仁手邪妃倾世心》 《大叔别走》

《皇家蛮妃太嚣张》 《特工王妃不下堂》 《不爱江山爱美人》 《重生霸道嫡女》

《天才毒医妃》 《重生之豪门霸妻》 《绝世娇宠:双面伊人》 《厉少爱妻成瘾》

豆豆网官方网址01:vcsharp.com ;  02:www.dd234.net ;  03:www.ddkanshu.com
豆豆书吧(www.ddshuba.com)
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