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 禁爱贴心英雄 V第六章[09.16]
  意识到她的僵硬,管时锋立刻挪了个角度,往后退了些,用大腿夹住她,再以单臂稳住她的身躯。
  感受到箝制的力量,她慌了。「你……」
  「别动,这样固定住,就能保持安全距离。」他低声说。
  下一个弯道让她斜了一斜,包夹她髋骨的大腿紧了一紧,她果然没再直接冲进他怀里,她松了一口气,庆幸他不是趁人之危的人。
  但是,那双强健的大腿也不容她忽视,力道强劲的圈在身外,一刻也不曾放松,她不再无预警地碰上他的男性,却必须无时无刻接受他的牵制。
  她又羞又窘,乖乖的不敢乱动,任他夹紧。五分钟像一辈子那么长,终于,面包车又直直、稳稳的往前驶去。
  「可以放开我了吧?」
  他收回手,双手撤开的一瞬间,环绕她的热度稍降,她松了口气,却也若有所失,一阵赧然上了心。
  他不是碰触到她的私密地带,她告诉自己,大腿只是大腿,没啥好敏感的。但专属于女人的羞意就那样窜了上来,完全不理会她对自己的一再说服。
  管时锋扭开一瓶水,递给她,「喝点水,睡一会。」
  江心瑀以为自己睡不着,可转紧瓶盖后,她打了个小小的呵欠,决定眯一下也不错。

  三分钟后,管时锋伸手,将呼吸变得绵长的她,按在自己的肩膀上。
  【第二章】
  江心瑀睡得不省人事,完全无法克制。
  睡梦边缘,她一直记着要尽医生本分,起来检查伤员,可就是很难清醒。一边睡,她一边谴责自己不该如此夸张,可还是睡得迷迷糊糊的。
  羞耻心、责任感,统统救不了她。暑热像层膜,包覆在体表,她很不舒服,身体渴,嘴巴干,即使睡着,也不安稳。
  每隔一阵子,他把她摇醒,递凉水给她喝,那水喝起来咸咸的,是掺了盐巴。
  等她喝了水,恢复一点神智,他就催她评估阿赖的状况。她仅存的一点力气只够做这件事,把观察结果说给他听之后,她就又不行了。
  他也不为难她,直接放给她睡。
  甫上车时,他说了要两人轮班,可她一次也没轮到。六、七个小时车程里,他等于照料一个伤员,外加一个病奄奄的医生。
  不知从何时起,她开始冒汗,起初是一点薄汗,后来汗如雨下,冒了一头一脸,用手背怎么也揩不干净,是一条冰凉的手帕细细擦过,解救了她。
  渐渐的,那种困住全身的暑热褪去——
  「醒醒,医院到了。」那个无形中已建立起信赖感的男性声音说。
  江心瑀睁开眼,迷迷糊糊的望着眼前面孔,连眨几下眼睛,一时搞不清楚身在何方。
  车后门突然被打开,外面天色黑压压,一群急救人员跳上前解开担架床。
  她吓了一跳,神智忽然归位。
  就在她要跟着下车之前,那男人忽然挤开她,抢先一步。
  哇,没听过女士优先吗?干嘛急成这样!她心里一阵嘀咕。
  男人跳下车。在他之后,她也急急下车。
  把腿伸直,踩到地面的那一秒,一阵刺麻痒漫开,她太晚发现即将触地的脚掌软弱无力。该死,她要跌倒了!
  下一瞬间,那男人转过身,她冲势过猛,等于是自己投入他的怀中。
  额头撞弹到他胸口,一阵晕眩,但她知道自己免了直接扑到地上的尴尬。
  「谢谢。」她低声说。
  他没有立刻放手,以右掌贴着她的背,让她的身体完全贴着他。
  尽管她心中清楚,这只是避免她跌得很惨的方法,但他们这样,跟拥抱也没什么分别了。
  默等那阵麻痒消失间,令她不安的是,心口怦怦的感觉才正要开始蔓延。
  过了大约半分钟,她动了动。
  「站得稳吗?」他问,声音带起的气流吹在她耳上。
  只有她,抑或者连他都能感受到那种亲密?「可以了。」
  还不等她跳开,他已经后退一步,拿起手机边按边条理清楚的交代,「你进去找阿赖,把情况告诉医生,记得先找到听得懂英文的人。我去联系一些人,安排他入院,等下过去找你们。」说完,他就走了。
  她愣了一下才想到,难道他是怕她跌倒,才挤在前面下车?
  好像是这样,因为他刚刚杵在这里,也没别的事要做,她站稳之后,他就马上抽身。
  他想得真周到。这种被保护的感觉有点甜,因而很陌生,她微微蹙起眉。
  一个穿着护士制服的女人跑出急诊大门,对她叫了叫,然后又跑回去。
  那应该是在叫她吧?江心瑀赶紧收拾心神,跟过去。
  搞定阿赖的事情后,已经过了子夜。
  把状况转告急诊医生后,基本上已没她的事,医疗行为全部交给医院。那男人果然如前所说,很快来跟她会合,与她一起坐在等候椅上守着。
  之间,医生出来几次,说明检查结果,她帮忙把那些医疗说法翻成一般人听得懂的话,说给他听,分析各种疗法的利弊,决定则由他来下。
  他的要求很简单,钱不是问题,时间不是问题,只要阿赖能完全康复。
  这个人……不差。她心中有了评判。
  枯等中,她观察他。眼窝青青,他也累极,但没有丝毫不耐,不像常见于急诊室外的人那样踱来踱去。他双手环胸,坐着养神,稍往下溜的姿势说明他有多想躺下来睡觉,可岔开伸直的双腿,又昭示了他对空间的掌握。
  所幸,阿赖的伤势看起来严重,但没有性命之忧。肋骨裂了三根,有没有脑震荡得再观察。处理完这些后,他被送进观察室,他们得以离开。
  走出医院时夜已深,站在空荡荡的街头,她仍然没有置身异地的实感。
  这两三天内发生的事情太多、太快,她的脑筋还跟不上。
  一辆出租车驶到近前,管时锋催促她上车,来到一家看来干净的小型饭店。
  「先将就一晚。」他打了个大呵欠,径自向柜台吩咐。
  她听到他要了一间房,两张单人床。虽不满意,但还能接受。
  可等走进房间,她才发现,那两张单人床几乎靠在一起。
 
 
豆豆网官方网址01:vcsharp.com ;  02:www.dd234.net ;  03:www.ddkanshu.com
CopyRight © 2019 本作品由一分快三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